详情
父亲擅长种植,儿子擅长销售浙江这莲花父子有很多“招数”

d187c6175e5559902f9b752142c64663.jpg

凌晨5点,天亮了。皮肤黝黑,穿着布鞋,王鹤走到池塘边,凝视着带着露珠的荷花。

在江南,荷花随处可见,但王鹤只爱研究荷花这种“奇葩”。自然界的荷花是“十万分之一”,他脚下的池塘里,今年种了上百株荷花。不久前,他的武义十里荷花物种园创下了浙江农业第三荷花(单株雌蕊最多的荷花)的纪录。

王靠种花出名了。他的儿子王虎傲靠卖花闯出了一片天地。依托互联网思维,原本只用于远眺的荷花,变成了鲜切荷花、玫瑰、百合抢市场,有“盛开的应声虫”寓意的冰地莲,正以每株1314元的高价热卖。

风轻轻吹过荷塘,荷叶上下摇摆。这对父子有哪些精彩的招数,而且各自都玩出了新的“把戏”?

秋风送爽,武义柳城畲族小镇池塘里荷花依旧盛开。这里出产的宣莲与福建建宁的建莲、湖南湘潭的湘莲并称为中国三大名莲。

“我和廉有关系。我祖母的名字叫玉莲。小时候,我家门前有个大荷塘,连名字核都和荷花谐音。”王一边说,一边把记者带进了荷花池。自从2013年开始投身农业以来,每当荷花盛开的时候,王鹤都会去赏花。经过几年的观察,他发现当地荷花品种单一,经济效益一般。

常见的荷花如何长出新花样?原本开金属锻造企业的王鹤,动起了宣联“转型升级”的脑筋。先后从世界各地引进“金苹果”、“星空牡丹”、“白千叶”等优良品种,与浙江大学合作开展荷花栽培、延长花期等技术研究。目前,他已经培育了1000多个荷花品种,花期为5-10月,少数甚至能开到11月。

最让王鹤骄傲的是连续的宾提连和比较少见的三提连。“今年,我们种植了三棵圣蒂莲植物,还有数百棵宾蒂莲植物。”王脸上露出了笑容。

自然界中出现冰蒂莲的概率只有十万分之一左右,但是在王鹤的培育下,冰蒂莲出现的概率可以达到6%。"如果我们种植100株植物,我们可以生产大约6株冰草."

见记者有点惊讶,他接着说:“我们在冰地莲集中的藕田里挖藕,移植到另一片藕田,第二年种下冰地莲后继续移植。它逐年下移,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优化,莲花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王鹤解释说,用这种方法筛选后代,就好比双胞胎家庭生双胞胎的概率更大,大大增加了莲花出现的概率。

中国科学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与创新中心博士生导师、国际荷花研究领域的权威田在实地观察后表示,“这可能是因为这一品种荷花的遗传物质在发育过程中发生了变化。”同时,专家表示,这一现象值得进一步研究。

8月初,浙江省农委办公室组织专家对武义十里荷物种园申报的三蒂莲记录进行了现场验收。专家组查看了三蒂莲的植物特征,对0.2亩地进行了验收,发现有2株三蒂莲。十里荷物种园成功创造浙江最高农业纪录。

荷花池边的游客中心,撕胶带、打包的声音不绝于耳。村民在箱底放上荷叶、冰块、保温袋,铺上新鲜莲子,然后包装贴上标签。第二天,两箱共100斤的莲子就可以摆在北京的餐厅里了。

2020年,从国外留学归来的王虎傲成了一朵“花”

相比常见的玫瑰、百合等鲜切花,水生荷花不易保存,花期只有3天左右,容易耷拉着脑袋,不易开花。刚开始,鲜切莲花这个大胆的想法,连王鹤都不看好。但土专业的王虎傲抛弃了常见的插花泥,用“鲜花保鲜管”覆盖荷花根部,补水能力更强。选育鲜切品种时,尽量选择轻敲即可开的重瓣品种;除此之外,颜色上也要突出特色,比如颜色特别红粉色,或者颜色比较奇怪,包边,渐变。

“一般荷花只有几十瓣,我们卖的品种一般有几百瓣。客户收到后,会养几天。等所有的花都开完了,他就可以炒花瓣吃了,一举两得。”说话间,王虎傲把写着如何养花、如何做莲花菜的卡片放进了泡沫盒里。通过冷链空运,第二天,深圳的白领就可以把荷花摆在办公桌上了。

鲜切荷花延伸了宣莲的产业链。“六月到九月可以卖花。天气最热的时候,一天能卖2000多朵。”王奥说。在他的网店里,有10朵荷花,售价99.9元。今年,仅这一项的产值就达到了200多万元。

鲜切荷花的流行并非偶然。周敦颐的“独爱莲花不沾泥,清而不邪”广为人知,寓意圣洁、美丽、清廉、吉祥的莲花备受都市白领追捧。王奥还大胆地尝试出售一朵莲花。今年七夕,一朵荷花最高能卖到1314元,这背后是网友对“花开花落,情侣成双”美好寓意的认可。

这些天,王虎傲还在努力直播,让更多的人了解荷花,欣赏荷花。看着儿子对农业的热爱,王鹤欣慰地说,“互联网让农业有了更多可能。”

“莲花满宝。”拿起一把鲜莲子,王鹤说:“不仅可以观赏,还可以提取精油和荷叶碱,做成护肤品;莲子营养丰富,药用价值高。它们还可以用来制作美味的食物和葡萄酒。”

说话间,我们走进了“荷兰餐厅”。这里的菜“花样百出”。光看菜单就让人眼前一亮:清炒鲜莲、冰糖莲子汤、黄金炒莲、荷叶嫩头炒鸡蛋、荷叶松仁、莲子红枣汁、莲心茶。王鹤走在了挖掘荷花经济的前列。黄金炒莲,一口下去,酥香四溢,不仅俘获了食客的心,还被评为省级农家特产;游客总喜欢倒一杯莲子烧酒,泡一壶清香的荷叶茶解暑,然后带回一盒从荷叶中提取的面膜荷叶。荷花产业的发展道路在这里越走越宽。

“农业靠天吃饭,更何况荷花这种季节性产业。因此,我们必须坚持绿色生态的可持续发展,研究如何增加经济效益。”王鹤说。在十里荷物种园,他通过轮作水稻等作物丰富了多样性,200亩有凤凰图腾的彩色稻田吸引了众多游客;开设民宿,建设荷花观光、写生、摄影文化基地,将生态农业与旅游、文创融合,让更多游客走进“宣莲故里”。

对于王鹤父子来说,除了研究和卖荷花,更大的乐趣是一朵荷花带动了周围的农民致富。

“以前我们只卖莲子和莲子心,现在有花、藕粉、荷叶茶、莲子酒、莲菜。”正在剥莲子的村民陈晓卿停下手中的活,对父子俩的探索精神竖起了大拇指。物种园里,40多位村民正忙着采禾、选种、分装、装箱,共同打造“美丽经济”。示范效应还在扩大。武义云溪农产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潘也看好鲜切荷花市场。“传统莲子加工

“现在,荷兰农民的种植热情提高了,大家一起走向共同富裕。”王鹤乐呵呵地说,“我们还尝试了荷花水生植物种植项目,把新培育的冰地莲种子传播出去,让冰地莲更容易与人见面。"